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 技术支持
万华化学史——中国巴斯夫炼成记
更新日期:2021/10/23  浏览:9

 

 万华化学是怎样从烟台皮革厂,年化复合超30%的增长速度,逆袭成为可以对标德国巴斯夫的化工巨头的? 

来源 | 员见Vista 

01 困难的开端(1978-1993) 

万华的前身是烟台合成革厂,诞生于1978年。 

1978年的时候,国家贫困落后,物资匮乏,为了让老百姓穿上皮鞋,当时政府一声令下,来自全国各地约7000人汇聚在砂石遍布的芝罘湾畔,奋战近5年,建成了烟台合成革厂区。

 

当时,烟台合成革厂虽然隶属于轻工部,级别较高;但新建成的皮革厂,要技术没技术,要资金没资金,要管理能力没管理能力,有的只是渴望富裕的人民和庞大的潜在市场需求。 

 虽然那时候什么都缺,但有国家支持就够了。1983年,国务院批复了烟台合成革厂申报的重大项目。财政拿出4.6亿元,用来支持其从日本引进的3套合成革设备。这笔巨款,约占当年全国财政的千分之四。

 

这批设备为什么这么贵?因为合成革制造的核心,来源于MDI(一种高分子材料)的制造技术。这项起源于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技术,历来被欧美国家当做宝贝,所有技术严格对第三世界国家封锁。

 MDI被称为“第五种塑料”,广泛用于生产鞋底,汽车内饰件(仪表台,方向盘),座垫,头枕,PU玩具、床垫、冰箱、冷库板,建筑保温材料等,是一种现代轻工业不可或缺的原材料。

 MDI生产过程中需要涉及苯、硝基苯、氢气、氯气、一氧化碳等几十种原料进行化学反应。这些原料无法长距离运输,只能现场生成,生产MDI须“一串”工厂环环相扣,任何细小纰漏都会导致“一串”工厂全部停工,损失巨大。

 “MDI工厂一百次停工就有一百个不同的原因”,这句话形容MDI工艺的复杂性。但是,这种化工新材料下游产业链延伸空间巨大。据测算,MDI工厂每雇佣一个工人,下游就能产生出一百个就业机会。

 当时花了大成本引进的MDI生产装置,效果却并不理想。前面3年还能每年勉强生产四、五千吨,到了第4年干脆隔三岔五闹罢工,动不动还发生爆炸,第6年,这套设备彻底成了厂里的包袱。

 原来,这本就是日本淘汰的落后技术,来自1960年左右的英国。零部件老化加维护不及时,导致运转非常不稳定,“洋专家一走,设备就不灵”。

 老员工在采访中回忆,“不知道为什么设备、管线总是堵,只能不停地抢修。每年都要举着高压水枪清理设备罐里的废物无数次。”

 但就是这么一套看似要被淘汰的产品,日方还在转让合同中约定:只转让生产许可证,10年之内不能在国际市场销售产品。

 由于生产线通常一年里有大半年处于停工检修状态,而且产品的成本和质量比不过当时的国外货,所以那时候万华的效益很差。

 受困于生产技术的烟台万华,还多次尝试对接跨国公司,尝试技术引进。1988年前后,一家跨国公司伸出了“橄榄枝”:洋专家表示:“我要看看你们的核心反应釜,给你们技术指导……”

 就像是抓住了“救命稻草”,万华将正在生产的设备提前两天停下来,清理干净。终于把人等来了。可对方看了一圈,摸清了万华的技术路线,合作意向却只字未提。

 两年后,他们又提出要中国市场调研报告,才可以谈合作。于是万华先后组织了80多人、花了半年多时间,跑遍大江南北。

 调研报告交给对方后,多年的期待,等来的却是对方宣布自己在中国建厂的消息……

 万华的负责人感叹“刻骨铭心啊!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,中国人不自强不自立,永远被人瞧不起。”  

02 突破技术封锁

 

这个时候,万华第三代掌门人丁建生崭露头角。1982年大学毕业后,丁建生分配到了烟台合成革总厂。丁建生用自己的勤勉和用心很快就受到重用,先后担任技术员、工程师、组长,4年后更是提拔为MDI分厂的车间副主任。

 “要想不被人掐脖子,就必须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MDI装置!”1993年,还是分厂总工程师的丁建生给总厂领导拍胸脯。这年,他39岁。

 没有人才,他就瞄准刚毕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。还是没有人来?他建议采取定向培养,“每年给大学3万块钱培养一个。”就这样,1995年,第一个硕士来万华上班,一年后终于建立起了一支10人的科研小组。

 丁建生的团队把原有的设备拆了装,装了拆,花了半年时间就对几十万个零部件了如指掌,而且当时我国的机械制造水平也不差,上海、长沙等地的重工设备厂家完全可以自己造出磨具。

 难就难在工艺流程和其中的化学反应,必须依靠计算机技术。当时我国银河系列巨型计算机每秒运行速度已经突破1亿次。此后,他在国防科大、中科院计算机所等多家单位的支持下,成功开发出MDI工艺流程计算机模拟、核心化学反应计算机数学模型,并一举搞出国内首套制造工艺技术软件包。

 正是该软件包,让此前已经接近报废的那1万吨MDI装置成功复活!

 同时,母校青岛化工学院伸出了援手,与万华开展联合攻关。此后2年,万华一鼓作气,相继突破缩合反应、光气化反应和分离精制3大核心技术。

 终于,在1996年初,1.5万吨MDI设备试产一次成功。万华化学终于完全掌握了整个MDI技术,也标志着我国成功冲破西方长达60年的技术封锁,成为继德国、美国、英国、日本之后,第5个拥有MDI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。  

03 市场化改革

 万华前身烟台合成革厂成立的时候,还没有私营企业,所有的工厂都是国企。

 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,国有工厂的通病,是工人毫无积极性。

 一个工厂动辄几千名工人,却从来没有解雇过一名工人。甚至这个岗位可以父传子的“世袭”。

 于是“磨洋工”成了常态。

 工人们犯了错、偷了懒也不会被开除,自然有恃无恐。

 在那个年代,万华也沿袭着传统计划模式:轻工部拨原料、下指标,工厂生产后再由轻工部统一调配。

 80年代末,由于引进的设备一年中有大半年要停工检修,推高了生产成本,而且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,也无法跟美日欧的产品竞争。

 当国家开始市场化改革的时候,万华产品由国家调配“包销”的地位不保。外国企业产品不断涌入,民营企业迅速兴起,争相生产合成革。很快,万华从“皇帝女儿不愁嫁”变成了“门前冷落鞍马稀”。

 丁建生曾在采访中说:“成本一万一,卖价七八千,企业眼看着往死里作。”

 竞争的压力下,万华迈出从“计划”到“市场”的步伐:90年代开始,全国国有企业逐步推进劳动、人事、分配制度改革。

 1993年,万华第一时间在全厂试行全员合同制,打破铁饭碗,搬掉铁交椅,取消铁工资;对非主业进行剥离:32个子公司只留王牌主业MDI,其余全部剥离、改制。

 其中最艰难的是下岗分流。万华第二代掌门人李建奎曾说:“当时万华7000人不到的工厂,30多个处室,副科长以上的干部就有三四百人,人浮于事很严重。”他找来栾新光:“交给你4000人的下岗分流指标,减一个我有奖励,增一个我扣你工资。”万华先从领导干部身上“动刀”:只要到了55岁,就办理厂内退养。于是,近百个领导干部从管理岗位上退下。 

 1995年,万华由“烟台合成革总厂”改制为“烟台万华合成革集团有限公司”,成为山东省首家、全国第8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国有企业。

 1998年,万华进行股份制改造;  

 2001年,登陆资本市场;  

 2006年,进行员工持股试点;探索混合所有制;  

 2007年,引入外资股份;

 2016年,开展更进一步的混合所有制改革;  

 2018年,整体上市获批准;

 2019年2月,万华化学吸收合并估值522亿元的万华化工的整体上市资产交割手续全部履行完毕。简单来说,就是万华上市公司通过反向收购股权,合并了母公司,公司层级更简单,结构更透明。万华股价也迎来了大爆发,两年多上涨了4.5倍。  

04 自主研发、扩产

 2000年后,在中国对皮鞋、服装、冰箱等产品需求猛增的背景下,MDI产品市场需求井喷式增长。

 经历了市场化改革的万华,凭借技术创新、管理优势与规模优势,进入飞速发展时期,经历了三大关键阶段,MDI产能猛增,收入猛增。

 第一阶段,2001-2007年,MDI产能增长了9倍(从4万吨到40万吨),收入增长了12.68倍,且营收7年复合增速,为54.62%。但是该阶段,万华的产能与国际巨头相比,仍然差距巨大:巴斯夫(60 万吨)、亨斯曼(60 万吨)。

 第二阶段,2008-2014年,MDI产能增长了2.6倍(从50万吨到180万吨),收入增长了2.4倍,收入7年复合增速,为27.74%。期间,万华第五代MDI技术研发成功,掌握了世界上单套规模最大的40万吨/年的MDI成套技术,比同类技术节能了30%以上。同时,向上游扩张,建厂重要原料生产线——苯胺,自给率高达67%。

 在这个阶段,除了自建和技改增加产能外,万华还通过并购,快速扩充产能。2011年,万华化学的大股东,万华实业,收购了匈牙利博苏化学公司(简称BC),它是欧洲第五大MDI供应商。这次收购以后,万华实业(及万华化学)的整体MDI产能,进入了全球前三。

 第三阶段,2015年-2019年,MDI产能实现世界第一,总产能超过200万吨,收入三年复合增速为65.08%。

  在坐稳了MDI全球第一后,万华化学开始新增业务线,进入石化行业(乙烯、氯乙烯、环氧乙烷等)和新材料(TPU 、SAP 、PC 、 PMMA)行业,形成完整的生产线,直接对标国际巨头:德国巴斯夫。  

05 前景:精细化材料市场

 万华将MDI产能扩至全球最大之后,产能已经不是问题,问题是价格与市场需求。

  如果主打的MDI产品市场需求逐渐饱和,万华未来的增长空间在哪?下面来看看廖增太董事长的梳理:

 “万华的产业链是慢慢地、自然地走出来的。”回忆起中国这条“最具价值”的基础化工产业链的形成,现任董事长廖增太解释了其中的逻辑——生产聚氨酯有两大原料,一个是MDI(俗称“黑料”),一个是聚醚(俗称“白料”)。突破MDI技术和产能后,万华缺失的就是聚醚。

 2007年,万华收购了广东一家聚醚工厂,补齐了原料的缺角。可生产聚醚需要环氧丙烷、生产环氧丙烷又需要丙烯作原料,于是又上马了75万吨丙烯裂解装置。

 等到整个产业规模扩大后,万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生产瓶颈——MDI副产品盐酸无从消化。为此,万华新建100万吨乙烯产能,用乙烯与盐酸做成市场畅销的PVC产品……逐渐的,万华构建起石化业务,既确保了聚氨酯板块的生产原料,又解决了副产品消化,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闭环,同时为精细化学品拓展奠定了基础。

 万华化学2021年中报,聚氨酯系列收入284亿元,约占总收入的42%;石化系列收入270.02亿,占40%;精细化学品占9.7%。石化系列产业链收入不断扩张。

 “此前,万华是一个基础化工企业,生产大宗化学品;近年来开始转向产业下游,将精细化学品、新材料作为战略主攻方向。可是,下游细分市场众多,每个市场所需不同的产品、不同的性能,更需要技术的持续研发。”廖增太董事长讲述了万华向下游产业布局的两个曲折故事。

 ADI(肪/环族异氰酸酯)是制备高端聚氨酯的核心材料,被誉为“聚氨酯产业皇冠上的明珠”,广泛应用于飞机、高铁、高端装备等涂层。70多年来,全球能生产的,只有区区4家企业。

 1999年,刚刚突破了MDI技术的万华,便抽调技术骨干、组建团队,着手技术研发。可他们在实验室钻研了好几年,连产品的影子都没看到,实在无法继续,只好解散。

 后来,万华开会讨论,一致认为,不能就这么认输!万华可以允许创新失败,但决不允许不创新。于是,组建了第二支队伍,经过4年研发,刚出成果,课题组长却被德国公司开出近十倍年薪将其挖走。第二次尝试,又以失败告终。

 很快,万华又组建了第三支研发团队。前后经历了16年,终于突破了这一“卡脖子”的化工技术。2015年,6万吨装置终于实现稳产。万华成为全球第5个ADI供应商,产能规模排名第二。

 尼龙12是一种应用于高端制造领域中的工程塑料,被认为是最好的3D打印材料,此前只有德国一家公司掌握。

 “研发尼龙12的过程太难了。”廖增太回忆道,生产尼龙12有四个主要技术环节,万华组建了一支由十多人组成的研发团队,单单一个环节就耗费了5年时间。等到中试装置建成后,前后6年才实现产业化,设备调试两年才正式投产。经过13年的持续研发,万华终于成为全球第二家拥有尼龙12全产业链的公司,也为企业开辟出一片新市场。

 “万华从上游转向下游、从大宗化工品转向精细化学品后发现,上下游市场环境完全不同。”随着万华转型的不断深入,廖增太深有体会。

 上游基础化工品,如MDI、聚氨酯、石化产品,属于大宗化工品,批量化销售,市场所需要的服务相对较少;转战精细化学品领域后,下游细分市场众多、涉及各行各业,所需精细化工品与新材料的性能各异,呈现出多批次小批量的生产特点,需要大量市场销售和服务人员。

 生产大宗化工品是以厂家为导向的,而精细化学品市场完全是用户为导向的。廖增太介绍,汽车内饰对新材料有着舒适、环保、寿命长等特殊的要求。一个产业新进入者想要说服厂家试料,往往就要耗费很长时间。一旦试验中发现问题,就要赶紧回去攻关、调整。试料会影响汽车厂家的正常生产,第二次试料还要再次长时间的沟通、等待机会。万华耗费了五六年,才批量应用到汽车产业,可一旦进入,就会形成长期稳定的市场关系。

 2008年,万华开始进入冷藏集装箱。由于集装箱在海上长期运输、路途颠簸。这对产品保温的可靠性有着严苛的要求。以前,中集、马士基等均与国外品牌长期合作,为挤入这一市场,万华与大型船运公司反复沟通,寻求试料的机会。有时试料因一点瑕疵无功而返,等到技术改进后再次寻得机会,一年就过去了。直到2018年,万华用了整整10年才真正在这一市场占据一席之地。

 万华向精细化学品的细分市场转型,一方面推动着前端技术与后端市场贴合的更加紧密;另一方面,使企业需要更多的市场销售与服务人员。2013年至2017年,万华营业收入从202亿元增长到531亿元,销售人员基本维持在250人左右。而2018年,万华销售人员突然翻倍增加到552人。

 尽管进入下游市场需要大量的投入、漫长的周期,但廖增太坚信,这一市场技术含量更高、附加值更高、价格更稳定,市场前景也更加广阔,也是全球手握MDI技术的几个化工巨头普遍的技术路线。在精细化学品领域,尽管万华与布局数十年的外资巨头尚有一定差距,目前只占其总营业收入的10%,但未来必将超越其他业务,占据主导地位。  

06 总结

 

 万华化学从前身烟台合成革厂一路走来,成为一家市值3500亿的化工巨头,运气很重要,但实力更重要。

 

 运气在于,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国家大力支持,1983年拿到全国财政的千分之四的资金支持从国外引进技术。

 随后,更是借了改革开放,全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东风,市场需求一路暴增。

 而万华的实力在于,研发能力强,突破了一个又一个“卡脖子”的技术瓶颈,使主营业务从单一的合成革、MDI,拓展到聚氨酯、石化、新材料与精细化学品三大板块;2020年研发投入超过20亿元。

 同时,万华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营工厂,转变为一个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的上市公司;管理团队优秀,管理层权责分明、充分授权,决策程序简洁。

  因此,自2001年上市以来,万华的收入和利润的年化增速均超过30%,市值累计增长超过120倍。

 从市场需求来看,2016 年到 2018 年上半年是化工行业景气周期。2019年,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,房地产、汽车等主要下游行业需求增速减缓。2020年,受年初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等影响,全球化工行业上半年处于弱势运行状态;下半年中国经济回暖,内需较为旺盛,尽管海外疫情蔓延,全球主要国家均采取措施稳定经济运行,化工行业下游主要产业逐步回暖,化工产品需求回升。

 相应的MDI价格,也从2020年4月触底回升,到目前逐步企稳,处于历史中位。 

 展望未来,万华化学参与全球竞争,超越德国巴斯夫,走向国际化工巨头之路,还有以下优势:

 

1.工程师红利。企业发展,最重要的是人才。中国每年培养全球最多的工程师,且中国工程师的工资,与发达国家相比处于低位。万华现在有研究人员2800人,每年还要从包括清华在内的各大高校招不少硕士博士。产学研结合,高质量的人才投入,助力万华在未来精细化工市场长期发力,不断突破更多的关键技术研发。

 2.作为国企,获得生产要素成本较低。想扩张扩产,拿地容易;想收购其它厂子,融资成本低。且在国内不会遇到反垄断。

 3.处于全球最大单一市场。万华处于制造业大国中国,只要零关税内销,就可以解决50%的产能。在国内还有物流运输方便,上下游产业链配套齐全的优势。

 4.规模优势。万华单套产能规模大、建设成本低、一体化程度较高,所以生产成本低于竞争对手。

 不过万华的股价波动性非常大。股价2007年到达一个高点,之后十年一直反复震荡,一直到2017年才突破前高,万华这几年股价暴涨5倍,原因在于2017年开始业绩爆发,吃到了一波MDI产品国产替代的红利,以及2019年2月完成反向收购母公司实现整体上市。 

 展望未来,全球化工产业发展呈现下游需求高端化、产业集群逐步向上游原料和下游市场靠拢的特点。

 机构预测,到2030年,中国化工市场占全球化工市场的比重将由目前的 40%提高到 50%。

 增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,产品向下游高附加值延伸,高性能的化工新材料需求和供应增长迅速;二是烯烃、芳烃等大宗化学品的增速将会加快,逐步替代进口。化工行业生产基地大型化、一体化,产品多元化、功能化,规模化、全球化依然是产业的发展趋势。

 2021年,预计万华的净利润将超过200亿,对应18倍市盈率的话,估值可达3600亿元。

 对应目前股价,估值处于比较公允的位置。 

 对标德国巴斯夫,600多亿人民币的净利润,600亿欧元(4600亿人民币)的估值,市盈率只有8倍。当然,巴斯夫在德国上市,证券市场流动性不如中国,因此公司估值也相应较低。同时,万华的利润空间,成长空间都比巴斯夫大,理应享受更高估值。

 

从员工人数看,万华化学1.7万人,巴斯夫11.7万人,万华化学的人均产值更高,公司效率更高。

 长期来看,万华化学市值突破5000亿,是完全可以期待的。

 

 
版权所有:北京奇美玉隆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     友情链接:奇美实业 设计制作:无忧网络     京ICP备20003290号-1